住这么远的学生都招过来了

2018-09-10 17:32

胡雪是大一学生,学费也交了1万多元。她说,这半年时间,她几乎没有上过像样的课程。“师哥师姐们说,学校还专门请航空公司的空中乘务员给他们讲课,但我们根本没有。我上的很多诸如化妆、形体之类的课,基本没什么内容,而且都是和高级护理等其他专业的学生一起上的,感觉很不正规。”另外,胡雪透露,她们的老师还将她们推荐到一个活动组委会去 “打工”,一度只有晚上才会回来上会儿英语课。

“天啊,我的照片怎么出现在学校的招生网页上?”采访中,一个名叫林丽的学生试图给记者展示学校的网站,打开网站首页后她突然发出这样的惊呼。记者看到,网页抬头是“上海新知进修学院航空分院”,下面是几位身着空姐制服的标致女生照片。在网页右侧也有一系列照片,被冠以“优秀毕业生”之名,其中林丽的照片赫然在列。“我才刚刚大一,怎么会在‘历届优秀毕业生’中呢?”林丽困惑不已。

徐松说,学校第一次改名时,他们就感到很疑惑。“这么重要的事,怎么说改就改?”更为惊讶的是,学校改名不止这一次。2009年下半年,他们发现学校名字又改成了“国泰华航学院”。这个名字维持一年后,自今年5月起,又改为“上海新知进修学院航空分院”。短短两年,学校换了四个名字。

7月5日,记者跟随徐松等同学来到龙华西路323号“上海新知进修学院航空分院”,它位于交通三号线漕溪路站附近的一个居民区里。记者在大门口没有看到任何学校的招牌,走进去之后有一个比篮球场稍大的水泥操场。与其说是操场,倒不如说是停车场,停着的四辆小轿车几乎占去操场的一半。只有一个破旧且没有篮筐的篮球架提醒记者,可能有学生在此生活、学习。

罗阳说,2008年,上海国泰外语学院到他们那边招生,在酒店里设一个办公室,房间里设一些海报、招生简章等。“当时学校负责招生的人说,毕业后有文凭,跟航空公司有很好的合作,还可以推荐到航空公司工作。对于一个高考落榜生来说,这蕴含了多少希望与梦想啊!”罗阳说,当年学费是1.9万元,父亲二话不说,就将他送到这个学校。环境优雅,设施齐全,一到那里,他就喜欢上了,也发誓要从这里走出一条高考落榜生不同寻常的路。

“学校的情况不太和家里说,怕家里人难过。”罗阳说,他来自江苏,家里并不富裕。为了支持自己的梦想,家里人凑钱让他到这里来读书,没想到现在却是这样一种惨象,连自己读的是什么学校都不知道。

“我们都是这样。”听着罗阳的叙述,宿舍里原本沉默的学生也都打开了话匣子。“我来自安徽”“我来自上海”“我来自江苏”“我来自浙江”……学生们一一报出了自己的家乡。“还有一个新疆的和一个内蒙古的学生。你看,住这么远的学生都招过来了。”徐松苦笑着摇摇头,感叹着学校的“影响力”。

学生来自全国各地

徐松说,更名的同时,校址也在不断变。起初,在嘉定某学院内就读,后转到浦东一所民办学校。结果,刚刚放下行李,人还没住下,又辗转搬到普陀区某重点高校校区。“更换学校名字,校方根本没有通知学生,我们都是从发给我们的文件上发现的。对此,学校负责人解释为,个别学校环境复杂,更换后的校舍环境好,风气好,教学设施也齐全”徐松说。

(《新闻晚报》,

校名校址说改就改

胡雪来自江苏,2008年她怀揣空姐梦,来到上海国泰外语学院航空专业求学,她的同学有100余人。求学过程中,他们发现学校存在各种各样问题:频繁更换校址和校名、收费项目混乱、将学生外派到其他公司进行名为实习的打工……胡雪反映,学校目前的名字为“上海新知进修学院航空分院”,地址在龙华西路323号。然而,“新知进修学院”负责人称,从未在该处设立教学点,徐汇区教育局也表示,对该处教育培训活动毫不知情。

“学校本应是有计划、有组织地进行系统教育的组织机构。可我们待的地方,哪里像学校? ”胡雪是一位非常漂亮清秀的女生,今年刚满20岁。她拿出学生证给记者看:“我们的学生证,去买火车票或者到有些有学生优惠的地方去消费,对方都不承认,上面连最基本的钢印都没有,我们的‘存在感’太低了。 ”

“刚来上海时,觉得未来一片光明,每次想到自己穿上空姐制服后的优雅身姿,都忍不住在被窝里偷笑。可现在这个梦想越来越远。”20岁的胡雪脸色凝重,眼神中透露出无尽的迷茫。

原来,林丽这批学生进学校后,老师让她们每人交了2600元购买了三套空姐制服,并表示以后有很大希望成为空姐。“穿上这些服装,老师给我们拍了很多照片。当时以为是学校留的资料照片。现在看来学校是在用我的照片对外招生呢!”林丽又气又急。

“这幢楼原来也是一个学校,后来搬走了,我们就租住在这里。”顺着狭窄的楼梯,记者来到所谓“男生宿舍楼”。“我是2008年这一届的,也是最惨的一届。”坐在床的上铺,罗阳一直抱着棉花毯。他有些羞于面对记者,说话时声音细弱,语调急促,几乎没有和记者有过眼神交流。

(文中学生名字皆为化名)

记者从学生们那里了解到,他们每年交纳1.9万元、1.7万元和1.3万元不等的学费,关于航空方面的学习却非常少。胡雪说,除了一门“民航概论”课程之外,胡雪不知道自己现在学的到底和空中乘务有何关联。后来,学校老师又让他们交3500元,报读沪上某重点高校的网络教育课程,学的是行政管理。“我们读的其实都是网络教育,文凭也是这个,跟原来报名进来时的专业完全不相关。”胡雪说。

据他介绍,当他们百余人搬去第三个地址时,他们持有的学生卡连最基本的图书馆、体育馆都进不去,“感觉我们好像是在一个地方混不下去了,被赶到另一个地方;呆不下去了,只好再走。”没有固定的住所,没有一切学校应该提供的校园设施。两年来,徐松他们完全处于“颠沛流离”的状态,根本无法静下心来读书。

“更有甚者,曾经有老师还将我们推荐到一个酒吧去打工,50元一天。”胡雪说,那个酒吧是刚开张的,老师告诉他们说这是去“实习”,把他们拉过去主要是为了“活跃”气氛。“虽然能赚一点小钱,但我们不想打工。我们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读书! ”

在校学生竟成“空姐”

0荐闻榜

学校推荐酒吧打工

现今,100余名学生又搬到龙华西路323号,学校正以“上海新知进修学院航空分院”的名义对外招生。“现在学校老师每天都来敲我们宿舍门,要我们在7月10日之前将这学年的1.3万元学费交清,否则就会丧失今后的打工机会,或者直接被勒令退学。”

该网站上还详细介绍学校的历史、师资力量以及办学条件,强调“本院拥有以上海市著名高校教授、副教授为主体的资深教师队伍,80%以上是教授、副教授,以及由经验丰富的班主任和辅导员组成的专职学生工作管理队伍,既让学生认真学习,又解决了家长担心学生在校管理问题的后顾之忧。”网站上还介绍道,航空分院由上海名校教学团队和上海新知进修学院合作,依托双方优势,致力于从事航空服务类教育教学培养,并以发展成为国内外航空企业人才的重要储备和培养基地。校区环境优美,各项学习和生活设施完善,拥有不可多得的教学环境,而且一半实践环节在航空机场实施教学。

“也许,飞上蓝天本就是学校编织的幻想。”日前,来自浙江的徐松向本报114新闻热线反映,他和100余位同学两年前因为共同的蓝天梦,来到上海国泰外国语学院就读航空相关专业。求学过程中,学校不断改名。招生时,校名是上海国泰外国语学院;进入学校半年后,更名为上海国泰航空学院。

记者仔细查询该网页后发现,该网页上有不少学生的照片,他们都被冠以“准空姐”的名义。另外,该航空分院网站上详细地介绍了该学校的一些信息。还有一些学院的获奖信息,如“优秀民航管理学院”、“空乘专业示范学校”、“先进单位”。